相关文章

住人集装箱不需“全球化”眼光

  从东边的盐田、布吉,到西边的民治、福永,沿着公路行走,一路都能看到很多这样的广告——“住人集装箱,每个每天6元”。面对深圳楼市接近2万元的均价,这种超低租金的“住房”也许会开始慢慢进入人们视线。(《广州日报》3月18日报道)

  这种住人集装箱国外早已有之,在伦敦、纽约、荷兰都可以找到。前几日,笔者看《锵锵三人行》节目,嘉宾中的一位日本80后,也介绍了日本的住人集装箱,从图片对比来看,深圳的住人集装箱在大小上还强过日本。

  然而,我总不愿意在住人集装箱问题上以“全球化”眼光来看待,全球都有如此现象,也无法证明这种住人集装箱是值得提倡和追求的。住人集装箱能变身为“温馨小屋”,只不过是一种穷人的自我安慰而已。以中国的国情来看,住人集装箱随时有可能被冠以违章建筑,居住的权益很难得到保障。更何况还存在着安全隐患,因此,住人集装箱不应该也不可能成为工地民工、底层市民,甚至穷困大学生的救星。

  一个关键的问题在于,我们是应该保障弱势阶层住集装箱的权利,还是保障弱势阶层免于住集装箱的权利?从本质上来看,住人集装箱反映的恰恰是百姓基本权益没有得到保障,住人集装箱的便宜价格对弱势阶层虽然有一定的益处,但我们不能满足于这种低水平的“市场补救”模式。我们应该反思的问题是,住人集装箱为何会有市场?政府部门是不是应该从住人集装箱中看出自身工作上的不足,用切实可行的办法解决弱势群体居住难的问题?而不是把政府的责任轻易扔给市场去解决。